文字組

邂逅/ 陳冠婷

邂逅

一個炎熱的上午,蟬吱吱的叫不停,我的手機則是像發冷顫般的微微震動了一下。「你打算何時去台北?」手機上顯示了一行簡短的文字內容,是一封「簡」訊。而寄件人真是一位稀客,一個剛畢業的學長,一個生活圈和我沒有重疊的人。

對於學校在苗栗山上的我來說,去台北不僅是一件很麻煩的事,而且還很花時間,根本一點都不划算。但想到在社會上備受爭議的華光社區即將被拆除,許多的老房子只能在這少少抗爭者的記憶中找尋屬於自己的一塊地,不過屬於它的家卻沒辦法在那塊地上築起,光是這點,就足以讓我花光荷包裡藍藍的紙。

一如往常的請老師在我到豐原火車站,一如往常的要去台北參加抗議,映入眼簾的風景,也一如往常。火車站依然是個容易讓人流淚的地方,不管是道別或是重逢;便利商店店員依然用最快的速度幫匆忙趕火車的人結帳;而我依然緩慢的走向二樓等車。還沒踏上二樓的地板,我就看到了那位存在於手機裡的稀客,這可不一如往常。

很巧的跟他做同一班車,很巧的遇到他。到台北的火車大約需要兩小時的車程,在這兩小時內,透過對話,我好像重新認識他,或者說我以前根本不認識現在坐在我隔壁的這個人。眼前的他,時而開懷大笑,時而滿懷疑惑的皺起眉頭。在這節安靜的車廂中,充斥著我們兩人的談話聲,原本冰冷的冷氣或許也因為我們熱烈的談話變得暖和。

不知道老天是不是因為華光社區明天即將被拆遷,所以止不住那從高空落下的傾盆大雨。我穿著雨衣,坐在他所騎的機車後座,抓著他的雨衣。或許這可以是個浪漫的畫面,不過事實上,我們只想離開任何會被雨滴到的地方。

該說昨天的深夜,或是今日的清晨?天還沒亮,我們買了早餐到華光社區。抗議者不多,也不會太少。但對於這幾戶不久後要被拆除的房子而言,我們的記憶體是絕對容納得下它們的。

在天亮前的時間,我們總是用談話度過。為了阻擋怪手拆除那些充滿珍貴回憶的簡陋房屋,在一個小巷子裡,所有聲援者全部都躺在地上。那是我第一次躺在他的身邊。手勾著手,讓警察不能輕易抬走我們,讓我們知道彼此並不孤單。他專注的凝望前方,帶著眼鏡,眼睛眨也不眨。那種樣子,有點帥。

時間飛快的過去,像是坐上時光機。回過神來,我回到了學校。當然生活一如往常,不同的只是,我好像偶爾會想起他,想起我們一起躺在地板上,想起他的眼神。此時,我的嘴角似乎微微上揚。

和他的下一次見面,是在一場抗議活動中的記者會。見到他,我感覺特別開心。不用躺在地板上,不需要手勾手,我們很單純的只是幫忙拉布條。很快的開完記者會,我們有了一下午的時間。跟著他去吃午餐,陪著他去買背包。當背包銷售小姐用一貫的迎合態度說出我是他的女朋友時,我能感覺到心跳稍稍加快,腦中沒有任何想反駁的念頭。

晚上他要出國去奧地利,這代表我在短期之內不能見到他。晚上跟著他一起搭高鐵,他要在桃園下車,而我則要回家。到了高鐵站,看見了恐怖的畫面。好多好多人,就像一窩螞蟻一樣多的人幾在高鐵站買票,那天好像是連假的第一天。我跑去售票機排隊買票,他跑去便利商店排隊買票,這件事讓我完全忘了因為他即將要離去所產生的憂傷感。開心的時間過得特別快,又加上高鐵那飛快無比的速度,剩下能跟他在一起的時間只夠吃完一個便當。所以當他吃完便當後,就下車了。我看著他的背影隱沒在人群中,看著一大群人擠進車廂,心痲痲的,眼淚一滴滴的流下。

是喜歡嗎?還是只是習慣你在身旁?

每天等著跟你在臉書上相遇,只為了跟你聊上幾句。打開網路,看見你傳來的訊息,就像如獲至寶。你的一句話,可以讓我開心一整天,偶爾夢到你,我會努力把夢記起來。看著日曆,一天天過去,你回國的日子也一天天到來。想念更加濃郁,像巧克力醬一般。好期待,好希望趕快再見到你。等到那天,我想跟你說……

我喜歡上你了。


作品說明
在社會運動的場合上,遇見剛畢業的學長。認識一個人如此的難,我跟他在一間人數只有100人的學校一起生活了一年,直到他畢業,我還是只知道他的姓名;認識一個人又是如此簡單,我跟他在一輛開往台北的火車上坐在一起兩小時,直到我們到台北,我覺得他已經是我的老朋友了。

社運圈很小,遇到喜歡的人,機率更小。我想把握機會,我想拿著大聲公跟你說:「我真的好喜歡你!」 作者小檔案 陳冠婷 (24歲)
就讀學校:
苗栗縣全人實驗中學
發聲動機:
對主題有興趣,本身喜歡寫作也很喜歡看書。


會員帳號 加入會員
會員密碼
驗證碼